*重要事項*
►有密碼的部分,除了擦邊球的有提供提示之外,剩餘的都是因為還未完成所以先鎖起來。等寫完了就會開放。

►有更多疑問可以點我會盡可能的回答你的問題(ง •̀_•́)ง

創作最高宗旨:戲裡沒有的,由我給他。

 

皆為同人BL向,不喜者勿點。

 

★→完結
→不定期更新
→微床戲
→R-18(激烈床戲or流血、暴力表現)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冷醉領著黥武走過蜿蜒的長廊,長廊的兩側皆是一片翠綠,明顯的沒有特意整理的感覺,讓植被隨意生長,各自展現屬於他們生機盎然的一面。
走在前頭的人腳步並不快,就是正常人的步伐。而黥武雖是努力的不讓自己的傷腿構成妨礙,但這長廊像是沒有盡頭似的,讓他漸漸的有些力不從心。注意到他的腳步聲有異,冷醉沒有說什麼只是刻意放慢了腳步,察覺到了對方的貼心,黥武用著對方聽的見的音量道:「謝謝。」
而冷醉只是擺擺手,沒有回頭看他。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到底是誰。」
兩人身在馬車內,黥武仍然被吞佛抱在懷中。看似輕輕摟著,力道卻出乎意料的大,想掙也掙不開試過幾次之後黥武便放棄了。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深了,風微涼,黥武腳上的舊傷隱隱作痛,倚在窗邊,小小的酒杯裡盛得是清水,是月色。

在那看似貴麗不可高攀的外表,卸下胭脂白粉,拆掉貴重的金飾和珠釵,脫掉繁華的服飾之後的銀鍠黥武也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不知道熬了幾個年頭,終於取得了花魁的頭銜,想著哪天自己偷偷攢的錢夠了,或許便能為自己換得自由。但計劃終歸計劃,人生總是難以預料,一個有錢有勢的富豪看上了他的美貌,想替他贖身。黥武想離開花街的希望雖是迫切但是他從未想要依附在任何人的羽翼下,也不想成為誰的所有物。委婉的拒絕了富豪的好意,更難得的為他跳了一曲劍舞,但那人卻覺得自己面子掛不住,一怒之下搶過黥武手中的劍一陣亂砍,在黥武身上落下不少難看的疤痕,更廢了他的左腳。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們可知曉何謂520嗎?」

對於玉離經提出來的疑問邃無端歪著頭不解的看向劍咫尺,後者亦是一臉茫然。
「伍貳零?這不是今日的日期嗎?」

§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完早餐之後,棄天帝並沒有去公司而是與蒼一起去超市採買。感冒的這幾天蒼都只吃清粥,剩下的食材已經在煮給棄天帝回來當晚的那一頓晚餐裡用掉了。久違一同外出,目的地的超市離蒼的住處並不遠兩人便決定步行前往。棄天帝的行李裡頭並沒有什麼較為休閒的衣物,畢竟他這一趟出國是去辦公並不是去渡假的,而蒼的衣服對他來說尺寸又稍嫌小了點,沒辦法只好穿著西裝出門買菜,比肩走在蒼的身邊和他一身休閒穿著形成對比引來不少路人的注目禮。不過棄天帝向來不介意旁人的目光,蒼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在這點上兩人可以說是絕配。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機場到蒼的住處路程大概一個多小時,在這個已經趨近半夜的時間點,高速公路上已經沒有什麼車潮使得這趟車程相對的順暢,甚至比預期的還要早回到公寓。蒼一路上靠著棄天帝的肩頭,沒說話不曉得是不是睡著了,棄天帝沒問,只聽著蒼偶爾輕咳幾聲,兩人一路沉默。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蒼雖然一到自己的睡覺時間就犯睏,在各種地方打過瞌睡比如說別人的車上或者是和朋友聚餐的餐桌上,但是每次他肯定都會梳洗完畢之後再上床睡覺;這似乎是蒼人生中第一次沒有洗澡還睡在沙發上。在一個翻身之後,手機從沙發上滑落砸在磁磚上的聲響使蒼睜開雙眼,時間是早上五點。意識朦朧的從沙發上坐起,彎腰撿起螢幕朝下的手機,解除鎖定狀態發現界面停在通話記錄:1個小時17分,感覺好像沒那麼久,可能是因為這70幾分鐘裡他只有10幾分鐘是清醒的關係吧。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已經九點過半,六人離開料理亭時店裡還是相當的熱鬧。踏出店外,突來的夜風拂面,讓原本已經有點睡意的蒼頓時清醒了不少。六人在店外又閒聊了一會才各自離開。蒼走出料理亭所在的小巷來到大街上隨意的攔了一輛計程車。原本一步蓮華還想載他回家,但被蒼婉拒了;通常蒼會很樂意搭便車,但不知道為甚麼,他今晚就想坐計程車回家。一坐上車,剛向司機說明目的地,蒼放在大衣口袋內的手機傳出震動,是棄天帝打來的。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久不見的六人一見面話匣子便停不下來,在談笑中氣氛逐漸熱絡。和大部分人的聚會選擇以酒助興不同,他們則是不約而同點了不同種類的茶來代替酒精。一個小時過去,點的料理都已經上桌,有的盤子甚至已經空了,而涮涮鍋的湯底在不停的加熱下冒出陣陣白煙讓室內的溫度升高不少。蒼起身將和室的窗戶開了點小縫,將外套脫下來與其他人的放在一塊然後把毛衣的袖子稍稍捲起露出一截手腕。眼尖的一步蓮華發現蒼戴了支新手錶:黑色霧面錶帶、銀色外框搭著黑色錶面、1-12的阿拉伯數字由羅馬數字代替,簡潔不失高雅,很襯蒼的氣質,卻又不像他自己會買的東西。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晚上七點,天空下著綿綿小雨給秋天的夜晚添了點寒意。避開人潮的小巷內,一間不起眼的日式料理亭兩層樓佔地不大;一樓有吧台和團體用的餐桌,二樓則是隔成五間和室,而蒼和一步蓮華就坐在其中一間內翻閱著菜單。
「你和他們約幾點。」蒼看了一眼個室牆上的時鐘。
「七點半。」一步蓮華在點菜的單子上畫裡幾筆。
「嗯,你點了什麼。」接過點菜單,主要都是涼拌小菜的開胃菜,蒼又在上頭多畫了幾筆之後起身:「我先拿下去點餐了。」
走下樓,底下已經坐滿了客人,相當熱鬧。
蒼把點菜單交給老闆娘之後,準備轉身上樓時,餐廳的拉門被拉開了,蒼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便瞧見了熟人,以漆黑的街道作為背景,來人的身影可謂是色彩豐富,四人收起了兩把雨傘,撥了撥肩上或是髮上的雨滴。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上六點整,蒼準時的睜開眼睛,沒了從窗戶投射進來的陽光照眼還讓他有點不習慣。起身,蒼走進廁所,用棄天帝事先就幫他準備好的牙刷牙膏刷牙、短毛巾洗臉。將毛巾擰乾掛回架子上,蒼將臉湊進掛在洗手台上方的鏡子仔細端詳,自己還是自己,經過昨晚似乎什麼都沒變。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是因為睏意讓蒼的眼神有點迷離,但棄天帝沒有錯看他眼底的默許。俯身,棄天帝有點粗暴得掠奪著蒼的呼吸,唇與唇的交纏,兩人的氣息都越發粗重,當雙唇終於分開時,蒼的頰上已經染上好看的緋紅色,讓棄天帝不自主的又落下幾個細碎的吻。由雙頰向下延伸,棄天帝故意在那修長的頸子上留下一個明顯的紅印,端詳了會,似乎不是很滿意,又加上了一些牙印。

這本該是落在後頸的印子,現在就先以這樣代替吧。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餐後,朱聞和朱武很識相的收拾完餐桌之後回到各自的房間,將客廳留給棄天帝和蒼。坐在面對電視的沙發上,兩人之間隔著很微妙的距離,棄天帝能聞到淡淡的檀木香,他很確定蒼肯定也能聞到他的訊息素。淡淡一抹,不至於讓人頭暈或者失去理智,有點像是助眠或者是助興的精油香氣,聞著彼此的訊息素兩人沈默著,直到蒼打了一個淺淺的哈欠。
「睏了?」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能有四人同時坐在餐桌上,這大概是棄天帝夫婦離異之後好一陣子沒有出現的景象。還記得他和前妻剛離婚時,朱聞和朱武才剛上國中,為了怕夫妻倆之間的事情影響到正值青春期的兄弟倆,他們可是煞費了苦心。棄天帝每天下班後必定回家親自下廚,父子三人坐在餐桌前談論著今天發生的趣事。雖然因此少了應酬讓他失去幾筆收入可觀的生意,也有流言開始謠傳異度科技要開始走下坡了,但棄天帝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如果在此時為了事業失了家庭,他可不敢想像那兩個小傢伙往後給他成天惹事的後果。
文章標籤

易央|阿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